剛開始碩士課程的時候,發覺所交出去的每篇論文、每個題目,教授一律要求必定要先把定義交代清楚,剛開始時我還自以為是的心想,破題法,未免也太過老套,更不明白為什麼大家老是用最基本的定義問題,來折磨拖延每顆已經等待許久時間,終於可以大展身手而躍躍欲試的心。
 
有一次在國際關係理論的作業中,我大膽自負地選擇了據說通常不會拿好分數的題目,從十幾歲就開始興趣的主題沒有太費心在定義我以為太過基礎的觀念上,在資料齊全、且對研究生特別禮遇優待的圖書館特別藏書部門,找到許多以前從沒見過的補充資料後,開始在原來的架構上層層疊疊,搭建我心目中的大作。
 
等到繁複環扣的理論、以及足以弄瘋人心的反覆邏輯開始推衍,我才知道自作自受。不甘心的情緒驅使我在交作業的前一晚仍埋在電腦螢幕前努力想釐清牽拖太多範疇的內容,無奈事情搞得太複雜太大條,事先的規劃又不夠清晰,那份二千五百字的一團糟成了我那年交出的 12 篇作業中,成績最低的。
 
我有一位女性朋友,也許是家庭背景特殊,從小受到耳濡目染的薰陶所致,雖說是一個個性良善的好人,但是對於所有有關心靈精神層面的事物全不在意,偶爾口裡說著羨幕別人可以不需要工作在家裡當少奶奶,言不由衷的態度卻是相當明顯。衡量成功與否的標準,金錢實力是第一而且可以說是唯一的。
 
縱使在別人的眼光衡量下,我自認為算是很有「叫小」,其實是說很自我的人,身邊有一個很愛以錢為指標來評判每個人的朋友,有時候還是會擾亂我的心情。雖說大多數的時候,我僅只是對於現實的俗不可耐,感到不可置信而已。
 
有回看某一個前女主播上談話性節目,她說在前一段婚姻,明明她就有一個完整的家庭、跨國公司高薪高收入的工作、姣好的外貌……,可是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她就是覺得不快樂、不滿足。幾年之後,在她有機會重整生活跟心緒的機緣下,她在回歸心靈的自我治療中,找到了安定。
 
關於成功、人生價值、快樂滿足的事情。經濟上不虞匱乏,這種願望不應該是口裡推說俗氣,但是內心非常渴望,不能拿出來講明的企圖,但是人對自我的期許,應該不只如此而已。人的價值及內涵,不完全是由金錢、甚至於更外在、更世儈的方面去體現。
 
今天中餐時間,因為辦公室空調實在很冷,縱使已經拿著條棉被裹住自己,縮在辦公桌前,還是抵抗不了陣陣從背心襲擊而至的寒意,掙扎了欲睡還醒的 20 分鐘後,索性放棄。把枕頭跟被子收好,轉移陣地到車子裡面試試看。
 
車子裡面溫暖凝滯的空氣,正好適合我睡覺。原本不抱著什麼希望,只是想找一個可以坐下來休息,又足夠溫暖的地方,沒想到僅剩 10 分鐘的午休時間,在不透氣的車後座,卻得到舒適宜人的高品質睡眠。
 
原本我一直覺得自己很難入睡,睡眠品質也一向不好,唸書的時候沒有需要保持正常作息的壓力,總要等到眼皮已經沉重的撐不開,才肯上床睡覺,只為了避免在床上翻來覆去、等待睡著的那 20 分鐘的浪費。後來漸漸發覺,溫度好像是最重要的關鍵,只要冷熱適中,不要有風一直在我鼻前吹來吹去,要讓自己睡著,似乎也不是那麼困難的事。
 
內在世界是不是能真正快樂滿足,浮動飄蕩的心靈能否安靜休憩,有時候不是因為我們得到的不夠多,或許只是努力的方向不對。對人生方向、自我價值……這麼大的題目下好合適自己的定義是不容易,卻永遠不會來不及。





C-マンション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blovesally 的頭像
tblovesally

醉鬼的古堡酒窖

tblovesa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