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新聞挖挖挖》一開頭,講得是于美人如何培學琴的孩子,度過第一次上台表演的難關。
 
可能因為沒有孩子綁著,年歲又到了特定的高齡,對親子關係有種得不到所以美化過的想像,有時愛幻想著如果自己有個女孩,哪天參加她的什麼成果發表會、畢業典禮,或甚至是頒獎典禮時,我一定是在台下又安慰又驕傲著拭淚的媽媽。
 
看了身為好爸媽的兩位主持人,幽默的笑談如何陪伴孩子面對人生第一次,必須克服上台的恐懼,突然想到我們家那個小時後令人頭痛至極的大表弟 Wei。
 
Wei 出生的時候,我才剛升上國一,不像後來小表弟的成長過程中,能發揮家人集體幫忙的作用,分擔阿姨阿嬤的責任。國中時期的我還相當懵懂,並且被逼著課業至上,頂多是上學前幫忙餵奶拍嗝,晚上因為熬夜唸書經常不睡覺,也可以主管哄睡經常突然驚醒大哭的嬰兒,讓阿姨不用半夜起床安慰很難搞的  Wei。
 
現在想到那時候,只記得每天早上背著三個書包﹝不知道發什麼神經,堅持所有的課本跟參考書都要每天帶在身邊﹞出門前,看到在雙人彈簧床上熟睡的嬰兒,都令我羨慕地眼淚奪眶而出。
 
總之,Wei 的難帶並沒有因為年歲漸長而有轉好的趨勢,個性孤僻而且非常有主見,對於很多生活細節難以妥協,任何一丁點小事情不滿就大哭,現在想起來還想衝去淡水賞他兩拳。Wei 唸的《道生幼稚園》,每年總有畢業典禮暨成果發表會,連鎖的學校把這件事辦得既盛大又認真,連帶的這個我們家唯一要傳承香火的金孫的第一次上台表演,也在各種條件都配合的情況下,事情也理所當然變得很大條。
 
這活動令人重視到什麼程度呢,那個每天埋首於工作來無影去無蹤的Ally娘,連我唸幾年級學校在哪裡都搞不清楚的大忙人,也撥空出席了這場盛宴。我還記得為了這段表演,阿姨甚至跟著其他家長一起,敗了一套青蛙裝之類的只穿一次就沒有用的戲服,一切都為了 Wei 人生的第一次上台表演。
 
一行人帶著被著青蛙外衣的 Wei 散步到青年公園裡租賃的場地,到了那邊誰知 Wei 就開始番說他不參加,無論大家如何好說歹說,Wei 只願意黏著親愛的家人寸步不離,連會場的門口都不願意走進去。那天,其實我們連舞台長怎樣都沒看到。
 
個性孤僻的 Wei 人生這21年來,跟家人感情最好的一刻就在當天曇花一現,難怪回想起來我其實沒有太生氣的感覺。最主要的原因是,敗下戲服的傻子不是我吧!
 
孩子有這種人生第一次上台的怯場表現,好像不是太離奇的反應,這幾年來做父母的朋友大家說說笑笑,聽得也夠多了。天性懦弱的我,卻從來沒有這個問題,我想起緣是小時候某次家裡宴客時,媽媽的一句話。。
 
圍著圓桌坐在硬硬的木製板凳上,爸媽鼓勵著叫我我拿著酒杯站起來跟長輩敬酒,一聽到命令遵照執行,沒想到意外獲得長輩的讚賞,說一些什麼落落大方之類的場面話。媽媽用著聽起來應該是驕傲的語氣跟大家說,雖然妹妹平時比較活潑,但是真的要在大家面前獨自做一件什麼事,姊姊可是一點兒也不會怕生的。
 
這句話牢牢的被我記在心裡,往後遇到任何需要上台表演、說話的時候,這個稱許總會浮上心頭,任何一點怯場的念頭都被媽媽的期許趕跑了。有我這樣的經驗,如果自己的孩子是比較膽小怕羞的,也許用這種暗示性的鼓勵,會比講道理、強迫孩子上台,或是乾脆心疼孩子幫他躲避難關等等,要有用的多。但是首先,個性還得不像 Wei 那麼古怪才行。
 
至於像愛咪這種性格的人,從沒來在怕的。
 
越多人表演的越起勁,小時候凡是家裡所有的成員,乃至於左鄰右舍的親戚、以及不常造訪的客人,都得好好端坐在客廳看她扭腰擺臀跳閃舞,當然,還不能偷懶不舉起手來鼓掌。她長大後有次《錢櫃》抽到我去參加跟明星一起唱歌的歌友會,嗓音極爛的我只好央求愛咪跟著我去頂替,結果她竟然也拿起麥克風跟張清芳尬起歌來,還被大家選為當天冠軍,抱回一整套英國進口高級瓷器。
 
令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國小的時候各式各樣大大小小演講比賽,優異的表現讓她跟評審團基本成員得老師們交情極好,變成在學校很吃得開的角色。一次比一次講的更出色,即席演講的時候更顯得文章段落組織嚴謹、結構完整,還能搞出令人耳目一新的欠揍花樣。
 
那年她抽到的大概是什麼「愛家更愛國」之類的主題,愛咪慷慨激昂的講到一半時,她竟突然用清亮的嗓音高歌一首愛國歌曲,一下子把大家的情緒帶到最高點,同樣也是對手而且已經講完了的姊姊馬上了解妹妹的奸詐,內心大呼一聲「不好」!
 
小學六年級就這麼有心機,真受不了。超級愛現的愛咪,就這樣又把姊姊打敗,勇奪第一了。有這種表演欲太旺盛的小孩,不曉得會不會也有我們沒想到的困擾……去問問我媽好了!





 
C-マンション
收藏本文:AddThis Social Bookmark Butto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blovesally 的頭像
tblovesally

醉鬼的古堡酒窖

tblovesa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